史野

家园即被说出者。

© 史野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岁岁

狗血童话

——————


“分手吧。”雷狮说。


他们刚吃完晚饭,烧鱼,烧肉,砂锅煲的汤和一碟青菜,份量都很少,而精巧,都是家常菜。没有剩菜,雷狮刷的碗筷。他手上还挂着水,把捏扁了的铝罐投到垃圾桶里。

然后他说。


安迷修知道的,他早都知道的。


他坐在沙发里,手上捧着一本原研哉。他抬头望他的男朋友,脑子里想起的却是大学背阴面那段林荫路上。

那段时间他刚争取到交换生名额,几乎颠倒了全时差给导师做报告。那天晚上他被学妹拉去充门面,答应了一个半小时,他就没拒绝。他翻遍通讯录,也只找到雷狮一个能真坐过两站公交来捞他。他看见雷狮黑着脸进来,心里...

【安雷】男子宿舍混账考(下)

还是崩坏

——


“我让他亲了,

“我让他摸了,

“我还让他给搞得屁股痛了,

“而且还被他搞到流血了!”

“大哥……”

卡米尔今天下午(上午未计次)第二十一次望着雷狮因为被安迷修壁咚强吻(还没亲着)而到脚滑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被玻璃渣搽伤掌心的绿豆粒大的伤口,“下午茶无限续杯过了,再不点东西咱们就怕要被撵出去了。”

“安迷修混账王八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他怎么能连他对铺的兄弟都不放过,我以后还怎么嫖他洗脚水!”

所以重点只是洗脚水吗,你直接跟他好上不是连洗屌水都有人伺候了。卡米尔默念恋爱中的大哥都是智障,

“大哥想怎么解决?”

“搞他!”雷狮义愤填膺地给卡米尔...

【安雷】男子宿舍混账考(上)

全员崩坏

——


好了,话不多说,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一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宿舍——它,没有阳台。

就算全楼层只有这一间厕所拐角上的宿舍没有阳台也不要小看这种蝇头琐事,谁也不会知道这会是德克萨斯的蝴蝶还是厄尔尼诺的山竹再或者薛定谔先生的Hello Kitty,就像你不曾料想一条粉色内裤能对实验仪器销售产生怎样的贡献:


“同学,能不能请你把那条寡廉鲜耻荧光三角内裤拿回来挂在床头晾?”

“同学,能不能夸你第一天见面的可爱舍友积极文明,洁身自好,创建寝室文化新风貌?”

“对面楼就是女生宿舍,你这样有伤风化啊。”

“风化?你确定你不是黑暗时代南...

【安雷】别来无恙

他见他第一面就甩了他当时的女朋友

______


说物欲时代,风骨、信仰,要滔滔不绝的讲出来,总又显得太残缺。谁相信一见钟情,更不提至死不渝的浪漫空凭。少年的英雄梦想,早都化作了入梦时分的金戈枪马,刀光剑影的侠骨幻象,记忆碎片般那些老式的胶片机器。

安迷修也不是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了。他右手上有块刀疤,旧伤,却是他一生的缺憾。他父亲走得早,老人驰骋半生,临终对儿子的嘱托,‘不要从商、不要从政、学理工、搞技术……’诸此云云。他争气,十几年前父亲的嘱托,过时与否暂且不提,名校的学历还是考到了。母亲是个极要强的人,少时的他虽不善言辞,善恶好恶也总能分一二。父亲曾经那些生意伙伴,好一...

【安雷】隐性需求证明

爱情、死亡、绝望、希望


BGM:《Implicit Demand for Proof


——————


00

“一旦你没有了希望和恐惧,你就是行尸走肉。”


01

安迷修捡到一块手机。

在海边的山顶。


冬月沿海的山,游客自然不会多,何况今天也不是休息日。

安迷修今年24岁,半个子从父业。他从来只管他的养父叫师傅,他被收养时已经十二岁,老人家也就不勉强什么。安支队一生未娶,对安迷修视如己出。前阵子老人家去了,心脏病发,来医院送行的同事领导都不再少,走得也算体面。上级...

【安雷】盛夏光年

安哥x雷妹


BGM:《Screen


——————


十分之一秒的瞬间可以发生什么?


安迷修第一次见雷狮是在县城里的体育馆。

体育馆的设备简陋,脱线的球网、铁锈味道的网柱、还有大片已经脱蜡的木地板,总让人提不起大干一场的热情;但这些很快也就跟他们没关系了。

安迷修今年初二,所就读的学校是市内的私立学校,种子队。春赛的小组预选,对他们来说,差不多只是个热身的过场。比赛采用的是三局两胜制,第一局轻松拿下,第二局也已经以20:7的大比分领先,球场上甚至不合礼节的多了一丝嬉闹的欢脱。

安迷修本身对比赛还是很认真...